重新领略有朋自远山来的喜悦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生活随想

  高中同学张璐老弟,万年一遇来太原开会,戏言要我“接见”他一下,搞得我一下子有了皇帝的感觉。适逢善忠携妻来并,于是一起赴河东尚品坊买醉。
  
  因龙城太原大规模道路改造,交通阻塞,车行如龟。于是跨上崔克自行车,时速30码找张璐去。与春节假期所见一样,他依旧神采奕奕,皮肤白净,单是下巴生出几缕胡须,冒充成熟。一路骑行至买醉饭店,一路竟多次抱怨路远腿酸,让我心生感慨。
  
  旧友相聚,自是酒窦大开。推杯换盏之际,难免互相藏掖酒量,想是步入社会近十年,受尽了酒场的折磨,变得韬光养晦起来。我自不含糊,忽略酒精,视如白水。等姗姗来迟的雪松坐下,竟已不胜酒力。酒醉之中,不免相互调侃,什么我的“智商一直与父辈的血压持平”,甚至也吟出了这样的歪诗——“神农尝百草,我闻百花香。适时紧腰带,急煞解语花。流氓不可怕,只是有文化。”
  
  待到杯盘狼藉,酒肆大堂也人群冷清,徒留我等一桌,服务员们睡眼惺忪勉强支持。
  
  步出饭店,几人号召魔兽游戏,我自打算回家,不料头脑昏沉,骑车撞上不明物体,屡次摔倒在地。号称人身体最坚硬的胳膊肘处,也擦破血流殷红。只是当时浑然无觉。
  
  走几步,误入一酒吧,与帅同入。昏沉中,忘乎所以,欲跳进人群,享无比惬意。不想半杯咖啡未入喉,便已不胜昏沉。当时是,我颇有小感慨:忘掉周遭,有时虽一时麻痹,却也积攒了冲动,往往也就忘却了经常性的懊悔和迈步太大扯着蛋的疼痛。
  
  哼着小曲,我思忖着:宁愿在开放中枯萎,也绝不在瑟缩中做梦,偶尔给自己这憋屈矫情的小心灵灌点迷魂汤,也不能陷入自卑与自大的怪圈中难以突围。我也想低调,但又怕低得找不着调。
  
  我不能在和风细雨中忘乎所以,末了,诌一首歪诗,以谢天下:
  
  酒品如人品,
  
  忘乎就所以,
  
  即使不引爆,
  
  亦作核弹头,
  
  时时送温暖,
  
  才能意识流。

最新热点时评↓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